首页 »

办公室小野那么火,第一集却只花了131.8元! “黑心老板”透露幕后创意过程

2019/9/23 13:39:24

办公室小野那么火,第一集却只花了131.8元! “黑心老板”透露幕后创意过程

“美食界的泥石流”

 

上班族打扮的姑娘在办公室里旁若无人地做饭,所用的工具全部就地取材,没有旁白、极少对话,内容是“饮水机煮火锅”“电脑主机箱摊煎饼”“花盆做叫花鸡”这类“野路子”烹饪,几乎每集都有让人惊呼“竟然还有这种操作”的脑洞……这就是办公室小野,被网友评价为“美食界的泥石流”和“2017年第一现象级网红”。

小野在视频中拆了电脑,用主机箱摊煎饼。

 

被戏称为“小野背后的男人”的聂阳德,是洋葱视频联合创始人。近日在刺猬公社发起的“新内容探索者大会”上,他分享了“无心插柳”孵化办公室小野的历程。

 

“第一批被互联网淘汰掉的媒体人”

 

聂阳德曾是一家IT杂志的记者,在那个互联网媒体野蛮生长的年代,IT杂志虽然受到冲击,但他骨子里还是以“我们是有正规刊号的”自居,对粗制滥造、不时有错别字的IT网站不屑一顾,总觉得互联网“不靠谱”。

 

抱着这个念头,他守到了2007年,残酷的现实是,IT平媒遭遇IT网站重创,几乎“没有饭吃了”,这才不得不转行。为此,他自嘲是“第一批被互联网浪潮淘汰掉的媒体人”。

 

兜兜转转了一圈之后,计算机专业背景的聂阳德不甘心,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要去做互联网,他后来给出的解释是“可能那个时候被钱逼疯了,想想应该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转头去做自己以前特别看出不上的行当——电商。


然而,做电商并不一帆风顺,他交了一笔不小的学费。总结教训的时候聂阳德发现,互联网的流量红利越来越小、渠道费用越来越贵,而内容的成本则在不断攀升。最终,他和同为媒体人出身的合伙人一致认为——只有做内容,才能吸引优质的用户,产生持续的流量并变现。两人达成共识——“砸锅卖铁都要做内容”。

 

于是就有了洋葱视频。

 

也曾想走“小清新”

 

洋葱视频一开始就把将视线范围锁定在美食视频领域。不过去年底的时候,这个领域已然是一片红海。大量同质化的产品以“文艺”“品质”为卖点,画面一个比一个精致、滤镜一层比一层考究,配上悦耳的音乐和精美的短句,试图把人们从办公室的忙乱中“拯救”出来。

 

洋葱一开始也想走这种路线——高颜值、小清新。但当他们全心全意做短视频的时候,却犯了一个错误。“当时我们认为,做短视频最重要的是制作,因为短视频是我们以前没有接触过的领域,所以招募时觉得一定要影视专业的人来主导这一块,只有他们做短视频才是专业的,而我们自己是不专业的。我们也在室内棚拍过,用的是国内顶尖的调色老师,拍摄设备谈不上顶尖,但也算非常专业。” 聂阳德回忆。

 

正当他们对自己的内容定位和精良制作充满自信的时候,制作团队却告诉聂阳德:“老板不行,咱们花了两个多月,并不火。”

 

为什么不行?

 

聂阳德说:“我们当时棚拍的时候,圈子里已经有非常多非常好的美食节目,有非常多精美的短视频,我们对标了前面的几家,制作团队告诉我说我们家的拍摄台不行。我说,不就是一块木板?他们说,人家光台面就花了30万,纹理比我们好看多了,我们这个是在旧货市场随便拣了一个木头回来。我说,那要不要换一个好的,10万块钱的木头买不起,买一个1000块钱的行不行?结果他们说1000块钱的绝对不够,因为那个纹路、质感出不来。我说先忍一忍吧,后来他们又说我们的内容确实不如人家精致。我问,要精致该怎么办?回答说要升级设备,人家那套设备加上灯光全套是300万元的投入。我说,我们不是已经能做调色了吗,那到底要花多少钱?回答说起码要100万元。

 

我一下子暴脾气上来了,说行,我们就借100万,但就一件事情,你能包我火吗?对方说,那不可能,我只能帮你制作精良。”

 

那一刻,聂阳德突然醒悟了:“我们忘记了,内容不是单靠制作精美,一篇文章能有非常好的传播性、渗透性,可能是源于文章本身,而不是源于它的载体。”

 

“钱少、事多,你敢不敢来”

 

小野的爆红,既有偶然,也有必然。这个过程被聂阳德概括为“钱少、事多,你敢不敢来”。

 

小野最初是做策划的,聂阳德发现这个女孩子特别拼命,有悟性,就想让她和另一个小姑娘做短视频内容,但又不给她们钱。他对两人说,通过数据分析,这块内容方向是OK的,但是你们得自己想想,棚不要拍了,户外也不要了,因为“太费钱”。那到哪里拍?她们提出,要不在办公室。“我一想,办公室不用出去,不要钱;不要搭棚、不要灯光,也不要钱,挺好。”

小野用办公室里的花盆做叫花鸡。

聂阳德毫不避讳自己就是那个办公室小野背后的“黑心老板”。他和小野之间曾有过这样的对话:

 

“老板,你打算给我们这个团队配多少人?”

 

“你们不是有两个人吗?人越多越不能出创意,两个人足够了。”

 

“怎么拍?”

 

“一个人拍,一个人演。”

 

“为什么是我演?”

 

“因为你最小,就你吧。”

 

“要背那么多台词?”

 

“只要能表达这个意思,不说话也行。”

 

“那你给我买台相机吧,别的组都要二级调色的,还要各种灯光。”

 

“相机不是关键的,关键是你的创意,手机也能拍,手机摄像头质量挺好,拍得也挺真实。”

 

“可我这个办公用的电脑,剪小的片子都剪不动。”

 

“是,我知道,我们不赶时间,你慢慢剪,你下午输出第二天来上班能用就可以了,输出一晚上还是可以搞得定的。”
 

小野就这样用自己的Iphone 7 Plus,在什么设备都没添置的情况下,做出了一系列“办公室小野”视频。

 

聂阳德回忆,第一条视频“电熨斗烤肥牛”只花了131.8元钱:“我对她们说创意最重要,没有创意,再完美的镜头都白搭。其实就是没钱。”

 

“8个月魔咒”能否打破?

 

小野能火多久?能否打破网红“8个月魔咒”?

 

这是聂阳德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小野火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特别大的压力,因为知道要持续火下去会有非常大的压力。”他很快提出了国际化战略,让小野入驻Youtube和Facebook,因为小野系列短视频没有对白,适合跨语言和文化的传播,所以圈了不少海外粉丝,甚至一度引发一些外媒关注,这也让小野被粉丝称为“国际野”。聂阳德透露,洋葱视频接下来的重要计划之一就是小野的“国际化”布局进一步深化。

 

下一步,作为老板怎么“管控”小野?小野会不会“跑”?对此,聂阳德的想法是“合理管控双方的预期”。“因为你只有管控好公司的预期、老板的预期,真正换位思考为你的员工着想,你的员工才能为你着想。小野能火多久是一个未知数,但是作为一个公司,我们可以为小野创造更好的环境,让小野不断突破天花板,不断往上走,而不是只想把小野过度商业化,用最快的时间把她榨干。”这个“黑心老板”如是说。

聂阳德在“新内容探索者大会”上。图片来源:刺猬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