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观察|曹林:对造谣者容忍,就是对自己残忍

2019/9/23 12:29:34

互联网观察|曹林:对造谣者容忍,就是对自己残忍

3月1日,微信公众号“不许动”推送了一篇题为《部分被封号“公知”背景大起底》的文章,阅读量显示10W+。文中称“曹林以评论名人自居,到处煽风点火,丧失立场,甚至卖国”。与此同时,其他几个微信公号和网络账号也刊登了相同文章。2日,曹林在微博发文,称这几个公号在文章中攻击诽谤,并且造谣说自己被“销号”,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要求删除侵权文章、公开道歉并索赔经济损失100万元,宣布起诉“不许动”、“微察”等几个微信公号。

 

这篇“宣战”微博,至今获得了4万多阅读,其支持、转发者认为,“一些营销号借网络当下热点,用几年前的东西来炒作追求阅读量,为了净化网络空间,理应对这种自媒体进行处理。”

 

现在,事态进展如何?起诉本身能否如曹林所说的那样,成为“自己最好的、最有力、最有利于推动社会进步的评论”?上海观察就此联系上了曹林本人,这也是此事发生后,他首次通过媒体发声。

 

这则“网谣”几年前就有

 

上海观察:你最早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当时什么反应?决定起诉前经过了怎样的“深思熟虑”?

 

曹林:其实这则“网谣”几年前网上就有,当时我没当回事儿,这一次借助新的热点又被贴出来了。刚开始有朋友发给我这个链接时,我没理会,后来越来越多的朋友打电话问时,我知道这事儿没法“清者自清”了,它的影响已经非常恶劣了,必须采取措施了。家人和律师朋友都支持我起诉。尤其我爱人,刚开始她在网上看到时,怕我有压力,没敢跟我说,后来看我发声明才知道我也关注此事了。此前她不仅自己在网上举报那些谣言帖,还请自己的朋友一起举报。而我怕她担心,也一直没跟她说。

 

再荒唐的、不堪一击的谎言,不去采取措施的话,也会有不明真相的人当真。我经常给地方政府作舆论引导的培训,也听他们讲过“辟谣永远赶不上造谣”的困惑,这事儿自己碰到了,更明白辟谣要有效果的话,必须采取有力措施,让造谣者受到惩罚、付出代价,是最好的辟谣方式。

 

 

律师还在搜集相关证据

 

上海观察:截至目前,你知道的最新进展是什么,对此是否满意?还要继续起诉吗?

 

曹林:辟谣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我的声明发出不久,其中一个公号就被永久封号了,另一个很快自删了谣言,其他转载也都删除了。感谢认识不认识的朋友们帮助,转发我的声明,起到了很好的澄清效果。现在律师还在搜集相关证据,我也一直在与律师沟通如何采取下一步措施。

 

上海观察:作为评论员,这不是你第一次遭受非议,过去为什么能“忍”了,而这次却选择了高调起诉?

 

曹林:我曾经在一篇题为《我不想得罪人,但对不起,我是评论员》的文章中谈到,我因评论得罪过不少人,受到过一些攻击。2004年我到中青报写第一篇评论,讲亚洲杯比赛《我们看着日本,世界看着我们》时,就受到过攻击,第一次被骂“汉奸”,后来类似的帽子就没有停止过。过去我都忍了,我是以批评为业的,应该对其他批评有心理承受力――虽然有些不是批评,而是抹黑和攻击。为了让自己的心理更强大、保持独立判断,我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免受网络攻击骚扰的清净空间,尽可能不去看那些东西,熟悉我的朋友也不会告诉我那些信息,眼不见心不烦。

 

这次之所以选择起诉,并且高调,是因为这谣造得太离谱了,而且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产生的影响非常恶劣,我无法假装看不见听不见了。

上海观察:面对负面声音,你的底线是什么?

 

曹林:我自信白的不会被说成黑的,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一个行动比一千篇文章强大

 

上海观察:起诉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曹林:首先是告诉关心我的朋友和不明真相的公众,那是一则谣言。然后是通过积极的行动,让造谣者付出代价,以实际行动支持国家打击谣言的治理行动,向网络空间传递正气,向同为谣言受害者的人传递信心――咱们不能忍,不能怕麻烦,造谣者利用的正是“你肯定会沉默和忍了”的弱点。对造谣者的容忍,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正义的残忍。不要总想着搭“别人站出来维护权利”的便车,每个人都想搭别人维权的便车,那会形成一种偷懒的螺旋,大家都只会观望。

 

上海观察:你在声明中表达的“用行动去评论”,具体指什么?

 

曹林:评论不只是纸上谈兵讲正义。当自己的权利被侵犯时,要从纸和电脑后走出来,走上法庭去主张自己的权利。很多道理写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容易。一个行动起到的效果,比一千篇文章要强大。

 

上海观察:这件事情让您欣慰的是什么?遗憾的有什么?

 

曹林:欣慰的是公众对谣言的痛恨所形成的共识和凝聚力,很多人都支持这种起诉行动。遗憾的是,一些人缺乏判断力,他们似乎不愿意去作基本的核实,而更愿意将信将疑地问我“是不是真的”,这让我感到很无力,感到提升公众的媒介素养和网络判断力太重要了。

 

上海观察:如果可以,你想对那些侵权号说什么?

 

曹林:你可能不相信恶有恶报,但不要怀疑违法必究,你肯定会为自己的造谣和诽谤行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