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两种植物敢与沙漠“死磕到底”:沙柳与柠条,不应被遗忘的固沙“功臣”

2019/9/11 22:15:08

这两种植物敢与沙漠“死磕到底”:沙柳与柠条,不应被遗忘的固沙“功臣”

最近几天,中央媒体联合采访团正穿行在鄂尔多斯北部浩瀚的沙海中,为库布齐治沙模式和经验的广泛宣传推广做着准备。

 

去年,《联合国防止沙漠化公约》缔约方大会在我国第七大沙漠——库布齐沙漠腹地成功举行,鄂尔多斯用颇具国际范儿的声音告知世界,他们的治沙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和阶段性的成功。

 

中央统筹领导、企业带头践行、科技创新引领、群众积极参与,是库布齐治沙大获成功的“四大法宝”,新经验、新模式在这里层出不穷,库布齐地区在“绿富同兴”的道路上越走越顺、越走越远。然而人们不应该忽略和忘记,造就这一片大好局面的基础,却是两种毫不起眼而又具有极强生命力的沙生植物——沙柳与柠条。

 

貌不惊人,并不等于一无是处

 

艰难行走在库布齐的沙海中,一丛丛在风中摇曳的灌木丛时不时会越入人们视线,稍显羸弱,毫不起眼。但事实并非如此:正是它们的存在,沙丘才不会移动,黄沙才不会扬起。

 

“要治沙,先固沙,而固要沙,除了植绿,别无选择,”在随团采访过程中,科技日报记者专访了中国林科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杨文斌:“沙棘、甘草、苁蓉等鄂尔多斯沙区兴起的新产业方兴未艾,但是所有沙产业兴起的基础,仍是沙漠环境的绿色转变,而形成这一转变,功劳多半在沙柳和柠条等沙生植物。”

 

沙柳,极少数可以生长在盐碱地的植物,形如火炬,枝条丛生不惧沙压,根系极其发达,萌芽力强,具有干旱旱不死、牛羊啃不死、刀斧砍不死、沙土埋不死、水涝淹不死的“五不死”特性。作为速生、多年生灌木,沙柳成活率高,适应性强,耐贫瘠,凭借发达的根系,沙柳在地表下最远能够延伸到100多米,一株沙柳就可将周围流动的沙漠牢牢固住。

 

柠条,又名毛条、白柠条,为豆科锦鸡儿属落叶大灌木饲用植物,根系发达,主根入土深,是干旱草原、荒漠草原地带的旱生灌丛。柠条对环境条件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并具有极强的抗旱性、抗热性、抗寒性和耐盐碱性。柠条都能“轻松愉快地生长”。研究数据显示:一丛柠条可以固土23立方米 ,可截流雨水34%,减少地面径流78%,减少地表冲刷66%。在黄土丘陵地区和沙地沙漠地区,在土壤ph6.5~ph10.5的环境下,柠条都能“轻松愉快”地生长。

 

杨文斌告诉记者:“多上灌木,少上乔木,这是植绿固沙最基本的原则,耐干旱和强生命力,注定了沙柳和柠条成为治沙固沙植物的首选,正是有了它们卓越的固沙能力,库布齐沙漠中的绿洲和产业兴起才成为可能。”

 

 

“死磕”沙漠?那只是牛刀小试

 

 

库布齐大漠中恩格贝绿洲的开创者之一王明海先生曾经为记者讲述了沙柳和柠条的固沙过程:“这两种灌木把不断内侵扩散的上万亩沙丘牢牢地固住,而且成片成串地形成的植物带,涵养了沙地的水分,削平了沙包,没几年就能形成了一片片绿地。接着,当地人们可以利用它种树、种庄稼、种药材,形成的植物链又可以饲养牛羊鸡鸭……”

 

杨文斌介绍说,作为沙生灌木,沙柳和柠条寿命长、生长迅速,如果几年内不进行平茬,将会逐渐变为枯木,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平茬复壮”的生物特性。这种颇为神奇的特性,激发了库布齐沙区企业和群众创新思想,为当地带来了无尽商机。

 

“沙柳是实现生物质能源转化的绝佳原材料,它所含的热量可与煤炭媲美,用它来获取能源,比如进行生物质发电和炭加工,将是一种新的工业时尚;此外,沙柳的柳条还可以制造刨花板、中密度板等人造木,经使用后人们发现,其质量和硬度接近天然实木,现在已经被广泛应用。”杨文斌说。

 

柠条花开繁茂,是优质的蜜源植物,枝、叶、花、果、种子均富有营养物质,可作为良好的饲草饲料。特别是鄂尔多斯高原冬季雪封草地之时,柠条就成为骆驼、羊唯一能够啃食的“救命草”。因此,柠条是建设草原,改良牧场不可或缺的优良木本饲料树种,是干旱的干草原、荒漠草原和荒漠上长期自然选择和人工选择出的优良饲用植物。

 

在“绿富同兴”思想的指导下,鄂尔多斯库布齐沙漠和毛乌素沙地的沙柳种植合作社、生物质能源发电、柠条饲料加工和养殖业正在迅速崛起,成为这个正在转型的资源型城市新的经济增长点。

 

 

来源:科技日报 记者 张景阳